用户名: 密 码: 保持登陆  作家   忘记密码  注册会员  注册作家
耽美小说->风澜·相思怨章节列表 > 风澜·相思怨_ 一百三十三

风澜·相思怨  一百三十三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光荏苒,转眼夏去秋来。天气正当凉爽,正是轻罗小扇扑流萤,天阶夜色凉如水。

    一日午后,左右无事,江凌便在府中闲卧,随手翻看各县呈上的文书。商川疾步走了来禀道:“大人,那王老爷卢老爷孙老爷杜先生赵先生过府拜见,我已安排他们在厅里候着了。”江凌放了手中文书,起身整理衣冠,庆幸今日冠带整齐,同时问道:“可知所为何事么?”商川扑哧一乐,“为了秦楼楚馆舞榭歌台之事,大人能管不能?”江凌心下猜着了八九分,少不得当下过去应付。

    这些德高望重的耄耋老者来此不为别事,但为一件风流乐事。原来霍太岁数月以来只在青楼妓院流连,将那烟花巷子包了场子豪掷千金。他虽是武官,却也系朝廷命官,如此日日笙歌伤风败俗,实在令人不齿。他们几位老者几次三番登门劝说都寻不见人,那种地方又实在有辱斯文不堪踏临,只得来说与江大人,料想他必不会推辞。江凌细细听完,也不推故。他何止知晓此事,简直是知之甚详。关于那个罪魁祸首,便像赵先生说得两句诗: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。翠屏金屈曲,醉入花丛宿。这一个人,便是墨煜,引得无数狂蜂浪蝶痴男怨女;更有妓家传出几句口号,道是:不愿穿绫罗,愿依四哥哥;不愿君王召,愿得四哥叫;不愿千黄金,愿中四哥心;不愿神仙见,愿识四哥面。江凌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如今却不能不去管了。

    当日晚间,江凌就收拾了一番。素衫罗带丝鞋净袜,显然是不想以官位相压,只带着血墨洋低调地走进了满琼芳大门。闻知消息的霍太岁急忙迎了出来,把人引到了阁子里。这阁儿是满琼芳花魁娘子花如意的卧房,进屋便听见半掩的美人浣纱屏风后那张卧榻之上吟哦的娇喘浪叫,和合欢愉香静静袅袅,被翻红浪人影交缠云情雨意一室旖旎。江凌别开脸,霍涛面上也有些尴尬,横过手臂搭了江凌的肩膀同他去屏风前凳上坐了,寒暄道:“江大人,你别见怪。”江凌默然不语,出神地盯着桌上杯子。霍涛只当他要喝茶,尴尬道:“江大人,这里的茶都不干净。你这样人还是别喝罢。”江凌不理会他,唤过墨洋说道:“叫他出来。”霍涛吃一大惊,忙道:“江大人,这不合适,这也好一会儿了,该是快了”。江凌又瞧他一眼,强作平静道:“霍大人怎可带头胡闹”。霍涛埋了头,深觉无脸。他虽也是贪恋美色男女通吃,但总也不至于荒唐到人尽皆知无脸见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”,霍涛压了声音道,“里面那位是个活阎王,但凡有一点不随顺,身家性命都不保”。江凌只是沉默,面容雪团一般,过了半晌,霍涛忽然扯了扯江凌袖子低声道:“江大人,不知你是否耳闻,他就喜欢芷汀社里唱小曲耍笑的慧能儿姑娘……”。江凌不置可否,若是如此,霍涛自办便好了,何苦又闹了自己来。他去忖度墨煜的心思,却又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应道:“也好。霍大人若是短了银钱,只差人去商川那领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霍涛欣喜万分,不胜欢喜:“江大人可真是体贴下官了,大人只管放心,若是得了机会就好。”那时便能结果了这个贼人,霍涛心想,难得江凌竟也知道慧能儿那小戏子爱财,只当他清心无欲,看来平日也未少了玩乐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这边话音刚落,床上的声响已然止息,墨煜从后面走了出来,身上只系了件松松垮垮的袍子,也不行礼,往二人当中一坐闲闲道:“江大人,贵客”,他说着从盘子里拿了个雪梨,去了皮,割了一块递与江凌。江凌神色一怔,当下也不避忌。他看江凌吃完一块才又递过一块,笑道:“我没洗手,大人没尝出来?”

    江凌被迸溢的梨汁呛住,咳得满脸通红,嗓子眼里浸满了浓甜的味道。墨煜笑了一阵又出言戏弄:“想不到大人未谐鱼水之欢。”

    “见笑了”,江凌清了清嗓子,摇头道,“有过,却不是谁都会把那种东西留在手上”。墨煜又哈哈大笑:“也不是谁都会不知避嫌毫不知羞只管往嘴里吃。”江凌低了头,咬唇不语,拳头在袖里攥了又攥还是忍下了。他总也不习惯墨煜这样对他说话,不习惯的又何止这个。以前他说话恬不知耻动手动脚他就很受不得,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地恶劣,说出的话简直难以入耳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花如意纤腰摇曳满脸堆笑从屏风后转了出来,显然是整理了好一番,珠翠云髻淡绿纱裙,脸如莲萼眉目含情,向江大人盈盈见礼。

    江凌略点下头。花如意自吩咐人备了茶点果子酒馔之类,再又亲自侍奉。霍涛执杯劝酒,对江凌笑道:“江大人受用些,这般板了脸花姑娘面上却不好看。”江凌不予理会,只垂目瞧着桌上水酒。“江大人难得到此,小女子已是十分好看了,该是如意相敬大人”,花如意也不在意,拿了江凌面前酒杯代他喝了。江凌微微笑了笑,把眼看向墨煜,“听闻四爷千杯不倒,江某此番以酒会友,足下应是不应?”“成”,墨煜应了,示意花如意拿两个大碗来,满满倾了两碗,“江大人,却得有个彩头才好,不然可不好玩”。

    江凌端起酒往嘴里灌了,“芷汀社那位姑娘”。

    那算个什么,墨煜端了酒一饮而尽,呵呵笑道:“十分之好。”

    江凌又连喝了三大碗,滑下的酒液把衣襟都弄湿了。他喝酒易醉,虽是脸上不显,已是有些半醺了。墨煜却是酒兴正浓,怎不奉陪到底?两人你一碗我一碗,把那两人看得瞠目结舌。霍涛张了张嘴,小心翼翼道:“四爷爷,这能成么?”再怎么说江大人也是京城来的贵重人儿,精细着呢,和个流氓贼寇拼什么酒,这不是自找难看嘛!

    墨煜乐弯了眼,拍桌赞道:“大人真是好酒量!”说着再去与他一碰,放了空碗。江凌莞尔微笑,唇至酒干,不去多言就只喝酒。酒逢对手,墨煜极有兴致地看他一碗接一碗往下灌,仅是碰个空碗或只呷一口意思意思。霍涛不齿他太不要脸,又不敢多嘴多舌,还是花如意扭了腰坐到他腿上撒娇,说他赖皮胜之不武,墨煜脸皮也厚,眉毛一挑:“爷什么时候讲规矩了?啧,乖着,一边去。”花如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道:“我去外面透口气。他这醉得不轻,仔细着些,四哥哥”。墨煜漫应着,又与江凌碰了下碗。等门关上,霍涛终于捺不住,欲言又止,半晌才哼哼唧唧道:“四爷爷,你不玩男的吧?这不是那些相公,不好惹……”他越说越急,后来五官都拧巴绞着了,“也是干净些,比那些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点朱唇万客尝的妓女是要好得多…”“行了”,墨煜打断他,想入非非的可不是他,这位江大人可骚得很,“滚吧”。

    楼内喧声乍歇,楼外杨树梧桐枝叶被风喧动,传来哗哗簌簌的声响,此时已过三更。江凌其时已醉得很了,不声不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七颠八倒地走到窗前,热身子被风一吹立时打了个激灵。墨煜怕他一头倒栽下去,也步到窗前。

    玉露初零金风未凛,漫天琉璃,星子莹莹惑惑。

    “墨煜……”,他唤得极低,尽是半分依恋缠绵半分矜持自我,“自古小人难养。又言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,你再如何也挂着公家的名”。墨煜哂笑,这倒不用他提醒,“那你呢?”江凌瞪他一眼,伸手便向墨煜脸上扇去。这一巴掌未落到实处,被墨煜捏了手腕向前一带,右掌在他左肩压下。江凌肩上一沉,膝盖跟着一弯,直待跪下去。墨煜轻笑,笑他不自量力,继而收了手。江凌身子瘫软下来,直栽撞到他身上,墨煜弯腰扶住,江凌的手已然递出,不偏不倚,正落在墨煜脸上。他身体软颤,手上也没有多少力气,温度却是凉得惊人,怀里也好似抱了块冰。男人投怀送抱墨煜也见得多了。他一把扶起江凌,拍拍江凌的脸笑道:“这点就醉了。来,床上睡,你那小朋友想来不会管你了。”他把江凌扶在床上,发觉这人软得就像一滩烂泥,烂泥扭扭曲曲盘成一团。墨煜坏心眼地想把这滩烂泥扔给霍太岁,那条狗就只色胆包天,接下来定是十分有趣。可惜一场好戏,做不成了。他推开门,商川正侯在外面,狗腿子似的涎过脸来问:“四爷,我家大人没事吧?”“洗个澡他会更好”,墨煜别有深意地说。商川闻言,脸上涌动出巨大的喜悦,急忙奔进房去甩上了门。

    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://www.hc2y.cn

    如果您喜欢本作品,请记得点下方的“投它一票”,以及多发表评论,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!
看不完请按CTRL+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,下次接着看    快捷键:上一页“←”,下一页“→”,目录页“Home”或“End”。
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 《风澜·相思怨》最新评论  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
邵苧
发表于 05-20 22:39
也爱你们,么么哒
 
邵苧
发表于 03-16 21:03
有人看的吗,好想知道
 
匿名
有的有的,坐等更新(发表于 05-20 22:37)
匿名
爱你哦大大(发表于 05-20 22:38)
 
游客
发表于 12-31 14:48
文泵,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?主打耽美,流量大,福利也很好的
 
邵苧
不用啦,谢谢亲(发表于 03-16 21:00)
 
匿名
发表于 05-09 10:38
海量耽美精品资源  查看网址:fum99.info  或  baidu搜索“腐女久久”
 
评论内容:请勿发表人身攻击、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,最大留言数500字,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。

验证码: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
耽美原创小说总榜
最新耽美原创小说
北京赛车 北京快3 贵州快3 北京快3 福建快3 北京赛车 内蒙古快3 广西快3 福建快3 湖北快3